crimson-peak-mondo-poster-3

墨西哥藉導演吉列摩‧戴托羅有著相當多的奇聞軼事,據聞他小時候因為太過熱愛幻想怪物,在自己的課本上畫滿怪物塗鴉,遭篤信天主教的祖母認定其受到惡魔的附身與侵擾,因而被迫穿上灑滿玻璃碎屑的鞋子走路上學就為了驅魔;亦曾經在近距離親眼目睹自己的好友被暴徒用槍打爆腦袋,血漿四溢。從這些年少經歷看來,戴托羅的作品會如此的黑暗避世,似乎也就不足為奇了。

熟悉戴托羅作品的觀眾往往能夠非常輕易的從中挑出各種重複出現的視覺符碼,比如垂死的昆蟲、精密的機械裝置、齒輪;在挑選創作的題材上,也多半涉及非現實(反基督)的幻想生物,比如吸血鬼、妖精、地獄使者、怨靈、巨大怪獸。也正因為他的創作取向跟美術風格十分明確,使得他幾乎可以算得上是當代最廣為人知的超自然電影的代言人,而且作品往往能夠很好的擺盪在「大眾商業」跟「小眾Cult」之間──既能獲得商業成功,又能引發小眾影迷的狂熱膜拜。

從作品的內容跟規模方面來談,可以粗略的將戴托羅的作品劃分出兩種取向,一種是講求奇觀(spectacle)、重視演出、正邪之爭的英雄電影,比如《地獄怪客》系列、《刀鋒戰士2》、《環太平洋》;另外一種則是以超自然現象為基底,人性黑暗面跟社會(時代)矛盾才是故事母題的成人童話,《魔鬼銀爪》、《惡魔的脊椎骨》、《羊男的迷宮》,受到片商制肘甚大的《秘密客》,以及本篇評論主要談的《腥紅山莊》皆為此類。改編成美劇的小說《血族》則是試圖想要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的野心之作,但我個人實在不太欣賞。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