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無一人的荒蕪街道,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兩人面無表情對立而站,一陣風吹
來,風滾草從兩人中間緩緩滾去,對接下來所要發生的事情似乎毫不在意,然後,
一聲急促的槍聲劃破寧靜,為這場決鬥揭開了序幕......。」

這段文字大概就是我對西部片全部的印象,說真的,這種男人與男人間最直接也最
純粹的決鬥,一向令我感到著迷不已,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流血的發生,背後的原
因往往很簡單,為了錢或女人,為了信念或道義,說起來也真的很蠢,明明可以用
語言好好溝通的事情,幹嘛非得要動刀動槍賠上性命不可?但是我的內心依舊對這
樣的景象感到心動不已,甚至有種自己也能夠成為決鬥者之一的憧憬。

我想,因為這是最直接也最原始的溝通手段,是笨男人們之間的熱血物語,男人不
該透過太多的言語,而是應該用槍、用拳頭來表達熱情。

雖然在【決戰 3:10】之中並沒有這樣的決鬥場景,但是笨男人透過槍桿子來建立
起友情的內在精神,卻比決鬥還要來的更打動我的心。

劇情說荒謬實在是很荒謬:丹艾文,一個跛腳的「被迫」退伍軍人,為了養家餬口
,賺取可觀的賞金,意外的捲入押解兇惡罪犯的事件當中,隊伍是相當驚人的雜牌
軍,連槍都拿不穩的文弱醫生、重傷未癒的賞金護衛、一名為錢賣命的智障、還有
唯一一個看來稍稍正常些的鐵路局警衛人員、外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說真的,
橫豎著看都不覺得這樣的組合可以安然的完成任務,中間過程不停的看著這群人遭
遇致命危機,甚至需要仰仗罪犯的強悍實力才足以苟活,不禁讓人為這組雜牌軍捏
了好幾大把的冷汗,不過這也讓人在觀影的過程中感到十分愉快。

班韋德正是該兇惡罪犯的名字,劇初除了強調他的冷酷無情、槍法神準以外,還特
地讓我們瞧見他那纖細輕巧的手藝,能夠隨筆畫出維妙維肖的精美素描,這似乎與
他的身分不太相稱,但也正是這股難以捉摸的特質讓人看不清他的內心樣貌。

乍看之下丹與班兩人似乎相去甚遠,丹頭腦硬得活像灌了水泥封死,為了捍衛家庭
與自己在妻兒心目中的榮耀形象,毅然的投入死地;班則是狡猾的像是豺狼,像是
狐狸,讓你看不透這個危險的男人到底在想些什麼,自由奔放、豪邁的性格讓女人
小孩很難不被他所吸引。

但隨著劇情的演進,我們卻意外的發現這兩個男人的內在究竟有多麼相近,兩人之
間的對手戲與談話就劇情的比例來說實在不高,但是兩人卻像是如同牌桌上相見一
般,簡短的三言兩語刺探對方的心底。

直到最後一場高潮槍戰追逐戲,他們對彼此毫無保留的揭露了底牌,一段無法對妻
兒明言的苦澀不名譽的跛腳真相;三個改變自己一生的飽讀聖經卻看不到上帝的日
子,就此硬漢不再是裝酷,豺狼不在逞兇,男人之間不分好壞,只有真正貼心的好
漢。

班為了成就這位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朋友所下的抉擇,決定與他一同跑向三點十分開
往尤瑪監獄的火車,當兩人在戰火之間穿梭、衝刺,背景傳來豪邁壯闊的配樂時,
我感覺到我的眼眶有一股熱流湧上,愚蠢但這就是真正交心的男人,這一段押送的
路程,兩人從立場對立,性格互異的情況,慢慢演變成相知而後真正相惜,一切都
在槍火與人命的背後變得更加堅毅。

最後班衝上了火車,忘情的衝著丹笑,你辦得了,丹也沈浸在成就榮耀的愉悅情緒
之中,我心想,身為一個男人如果一輩子真有與某個心意相通的男性好友共享如此
成就的一刻,真心的為對方的成功感到高興的剎那,那就真的不虛此生了。

偏偏理查就是不懂,硬要破壞這最神聖美好的一刻,活該被打掛;丹的兒子就是瞭
解,所以他壓下父親橫死街頭的仇恨,選擇放下。

這是屬於班與丹的,他人未必能夠理解的笨男人的熱血物語。
創作者介紹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