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一個小村莊的故事,村莊的形象跟我們第一時間腦中浮現的鄉下
樣貌並無兩樣,空氣新鮮,人情味濃厚,村莊的土地並不大,裡頭的居民約
莫只有半百多一些,也因此大家彼此間都互相認識,遇上有哪家子出了事還
會互相照應,說是人間仙境也不為過。

故事中的主角是一名少年,正在田裡工作,年約十三,長相還算得上是不錯
,平日工作也十分的賣力,但是他卻顯得與村民們格格不入,並不是說他的
人品不好或愛惹事什麼的,而是因為他有個非常糟糕的習慣--毒舌,以調侃
他人為樂子,村人都因此疏遠他,私底下都管他叫阿傻,顧名思義就是愛說
鬼話的傻子,他似乎也很喜歡這樣的綽號,看,他正在
跟隔壁田裡的老婆婆打招呼呢。

『老婆婆,阿傻向您請安,唉唉,當心阿,您老的那對奶子就快要被您給浸
到田裡啦!』這話是氣得老奶奶連草都割不下去,只好轉過頭往自個家門走
去。阿傻這會兒還不夠過癮,連忙喊著:『老奶奶,當心您的鳥仔腳給不小
心塞入門前的水溝阿!』

『我的事情不用勞煩你操心!』老奶奶生氣的大喊著,結果一個不小心,她
腳還真的給卡進了水溝蓋當中,不過阿傻捉弄人歸捉弄人,他還是急忙的跑
到老奶奶的身邊將她給扶起來,這下子老奶奶非但沒有息怒反而對著阿傻大
叫:『你這個野孩子,沒了爹娘也沒了家教!』

這下換阿傻氣得脹紅了臉,用力的拍打了老奶奶乾癟的胸部以後用最快的速
度衝了出去,還轉頭回來對著老奶奶扮了一個又醜又蠢的鬼臉,這下子老奶
奶也只能搖搖頭,扶著剛剛跌傷的腰走進屋子裡去。

待到老奶奶完全進了屋子以後,阿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撲哧哧
的掉了下來,他委屈的想著,他又不是自願要沒有父母的,要是有哪個同年
紀的孩子嫌自己的父母親太過囉唆,他很願意跟對方交換處境。

阿傻用手臂胡亂的擦掉眼淚跟鼻涕,轉頭看看田地,想著今天再也沒有工作
的情緒,便往村子的西邊走去,沒有什麼理由,也許只是純粹的不想讓人看
出他的眼睛有哭過的痕跡,選擇背對陽光的角度吧。

在信步亂走的路途中,他先是遇到了村長:『村長先生,阿傻祝福您舉不起
來的那話兒,願它總有一日能像東昇的太陽一樣火辣有勁。』,村長只能像
是沒聽見一樣的快步從他身邊經過,但村長臉上流露出的落寞神情可沒被阿
傻給遺漏了,這鼓舞了阿傻的心情,讓他感覺好多了。

緊接著他遇見了三名正在玩跳格子的孩子(雖然阿傻也才脫離那樣的年紀不
久,不過從來就沒有伴願意陪他玩跳格子),他當然不會放過嘲笑眼前這個
不小心失去平衡而跌坐在地上的小女孩的機會:『呦,這是怎麼來著?是不
是肚子餓了想透過屁股的一開一合來吃些土阿?』小女孩一聽他這麼說,還
來不及搞清楚阿傻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就已經被他那種下流的調侃語氣給
氣哭了,這也難怪,十歲的女孩正好是會對「面子」這樣的議題開始感到敏
感的年紀。

此時三個孩子當中看來年紀較大的男孩說話了:『沒教養的阿傻,怪不得人
家都你沒爹娘,是從石頭裡迸出來的野孩子!』這下子可又踩到阿傻的痛處
了,表面上雖然依舊不動聲色,但心理頭卻不停的淌著血,阿傻開口說道:
『是阿,我沒爹娘又怎樣,總好過你娘恩恩啊啊每晚被人騎,相信你這小賤
鬼連自己老爸是誰都不知道,還要塞耳塞才睡得著覺吧?』

這種下流的話以男孩的年紀還沒辦法完全理解,卻因為感受到裡頭過份的污
辱而大哭了出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著:『#!@$︿!@︿&』,是
的,根本就沒人聽得懂男孩到底說了什麼。

此時阿傻眼看對方已經失去戰鬥意志了,便把眼神轉到第三個孩子身上,這
個男孩的年紀比前面兩個都要來得更小,他跟阿傻兩人四隻眼睛一對上,他
的臉龐立刻就沾滿了淚水--甚至連褲子都濕了。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哭聲的村長折了回來,看到阿傻與三個哭的悽慘的孩子
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他將最小的孩子一把抱起來,走到另外兩個孩
子的身旁扶著他們起身:「走阿,我們不要理阿傻哥哥,回家去找媽媽阿。


阿傻直直的站在原地看著村長與三個小孩,絲毫沒有打算逃走的意願或舉動
,當村長回頭的那一瞬間,阿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其實,他心底
正在期望著某些事情發生。

然而事與願違,村長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立刻轉過頭去繼續安慰孩子們,不知
在他們的耳邊說了什麼,孩子們便破啼為笑,接著便像是阿傻根本就不在場
一樣,村長一手抱著小男孩,一手牽著小女孩的往阿傻走過來的方向離去,
年紀稍長的男孩轉過頭來對阿傻吐了吐舌頭便立刻跟上村長的腳步,獨留下
滿腹辛酸委屈的阿傻。

阿傻失望極了,他不懂為什麼村長不大罵他一頓?甚至把他吊起來打也都好
過不理他,他低著頭一直往西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直到他的肚子咕嚕咕
嚕叫了起來,這時候他才驚覺到,四周已經是他不認識的景色了,甚至連天
色也不知不覺的變暗了。

阿傻聽見了遠處傳來的狼嗥聲,開始覺得四肢不聽使喚的微微發抖,但是他
更害怕的是回不了家這件事,雖然村裡的人都疏遠他,那裡好歹也是住了十
四年的家,他想循著原路回去,卻突然迷失了方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從何
而來。

他又渴又累,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這時他聽見不遠處有水流的聲音傳來,
急忙的往水聲的方向趕去,沒有幾分鐘他就看到了一條河流,興奮的將自己
的臉完全的浸入水中大口的喝起水來,等他好不容易覺得滿足了將頭抬起來
時,才發現身旁坐著一個老爺爺,阿傻不假思索的直接就開口說道:『挖賽
,哪有人可以老的這麼像妖怪的?一定是雕像。』,還作勢伸手要去拍拍老
爺爺的頭,這時老爺爺大笑了起來,由於聲音實在太宏亮,導致阿傻被這突
如其來的聲響給嚇了一大跳而失足掉進水裡。

不久後,阿傻披著老爺爺給他的乾毛巾,兩人坐在老爺爺的小茅屋裡頭圍著
火爐取暖,他的衣服正披在外頭吹風乾呢。

『老爺爺,你到底是什麼人阿,哈~~哈秋。』阿傻邊問邊冷得直打哆嗦,
老爺爺笑笑著說:『有人管我叫老爹,而有的人呢他們管我叫仙人,還有許
多各式各樣不同的名字,就看你喜歡哪一種稱呼啦。』

『哈哈,您要是仙人的話,我就有兩根小雞雞。』阿傻依舊不改那輕浮下流
的語氣這麼說道,他以為老爺爺會因此而大發脾氣,想不到老爺爺只是面帶
微笑神秘的說:『你把毛巾拿掉看看。』阿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
呼道:『仙人爺爺我錯了,快幫我拿掉阿!』

『拿掉一根還是兩根?』仙人笑得連眼睛都瞇了起來。

阿傻確實的瞭解眼前的人是貨真價實的仙人之後,非但不感到害怕或者尊敬
,反而開始巴著仙人不放的問了許多問題,像是活了多少歲啦,會變幾種法
術啦,平常都吃些什麼等等,非常的好奇,而仙人多半也都親切的予以回應
,這讓阿傻覺得愉快極了,因為從來就沒有人願意像這樣子跟他聊天,於是
最後阿傻問了一個問題:『仙人爺爺,我可不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歐,為什麼?你在村子裡過得不好嗎?』這是仙人第一次提出問題。
『恩,大家都不喜歡我,從小父母親死後就沒有人願意跟我在一起了。』眼
淚在阿傻的眼眶裡打轉,不過他打定主意不讓眼淚掉下來好讓仙人笑話。
『所以好嘛,教我怎樣成為仙人,讓我一直留在你身邊。』
『作仙人可是很寂寞的歐。』仙人摸摸阿傻的頭說道。
『我在村子裡也是很寂寞阿。』
『哈哈哈,是阿,所以你早就是仙人了。』
『蛤?』阿傻一臉疑惑的看著仙人,聽了這句話,本來就快要潰堤的淚水突
然就卡在眼眶裡一動也不動。
『我呢,可以隨心所欲的創造我想要的東西,要有光,就有光,要有火,就
有火。』仙人伸出手來,先是一團小小的光球浮現在手掌上,照亮整間小茅
屋,緊接著光芒向掌心集中,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捲了進去,然後轉變成一團
小小的火球,阿傻甚至可以感受到火球的熱力,他看著仙人的手掌出神。
『可是我卻跟你一樣沒有伴,而你呢,雖然沒辦法像我一樣要什麼有什麼,
有火。』仙人伸出手來,先是一團小小的光球浮現在手掌上,照亮整間小茅
屋,緊接著光芒向掌心集中,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捲了進去,然後轉變成一團
小小的火球,阿傻甚至可以感受到火球的熱力,他看著仙人的手掌出神。
『可是我卻跟你一樣沒有伴,而你呢,雖然沒辦法像我一樣要什麼有什麼,
可是你卻擁有連我也辦不到的能力,那就是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變成利刃,
重重的刺傷別人的心,這樣你還要說你不是仙人嗎?』

阿傻轉頭看著仙人的臉,漠然的點點頭,只是他雖然看著仙人,意識卻不知
道漂到何方去了,這時候從外頭傳來叫喚的聲音:『阿傻~~你在哪裡?』
此起彼落的傳入兩人的耳中,阿傻被聲音所吸引轉過頭去,當他再次轉頭的
時候,仙人已經消失無蹤了。

此時他的耳朵傳來仙人的聲音:『當仙人有什麼好?寂寞難耐,好好控制自
己,把利刃收起來,作個普通人吧。』阿傻呆了半响,待到叫喚聲再次傳入
耳中,他出門將衣服穿了起來,往聲音來源走去走,他認出眼前最近的這個
聲音正是隔壁的老婆婆,然後他想起老婆婆那扶著受傷的腰一拐一拐走著的
模樣,嘴角不禁微微的翹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lin 的頭像
jalin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