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之後舉辦葬禮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各方親朋好友齊聚一堂為已逝之人流下傷
痛的淚水,只是參加葬禮經驗甚少的我(老天保佑),偶而在我心底也會浮現這樣
的疑問:這些制式化的儀式流程,把葬禮搞得像場秀(或雞尾酒餐會),目的到底
是什麼?更精確一點的說,一場盡善盡美的法會配上哭哭啼啼(或者是四處寒喧打
屁)的眾人,那,葬禮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馬奎斯的三場葬禮】這部片為我提供了良好的思考點。

先從角色上來談起,Pete對於追求好友死亡真相以及完成其遺願(下葬故鄉)的執
念究竟從何而來?起先我可以理解的是,想要達成好友生前所託的那種迫切與焦慮
,卻無法理解究竟是出於何種心態,才會甘願拖著腐臭的屍體與殺人兇手在炎熱的
荒野中旅行數日,替好友趕螞蟻、梳頭的舉動在在的表現出這個男人「過頭的情義
」,與其說對這樣的行為覺得感動,倒不說覺得病態還要更多一點。

然而隨著兩人過往相處的時光,以及逐漸推移的旅行過程中,我們才慢慢了解Pete
這個硬漢,原來真的是有那麼一點病態,病態在於他內心的寂寞與空洞只有外來客
馬奎斯可以了解,病態在於與愛人的關係永遠無法修成正果,只能透過偷情性事來
獲得短暫的歡愉,我認為這才不是鐵漢柔情,只是一條被鐵籠給困住的漢子。

所以他才會對這唯一好友的逝去有如此劇烈的反應,即使打破社會價值規範也在所
不惜,他不能接受的是這世上唯一能夠了解他,接納他的人就這樣逝去,旅行的過
程除了追思與渴望突破現狀以外,或許也帶有那麼一點逃避現實的意味在。

旅途中所遭遇的瞎眼老翁似乎就是映照Pete的一面鏡子,只能獨自一人苟活於世,
卻又礙於宗教信仰而無法自我了斷,事後想起來,那個下地獄論其實不過是藉口,
他只是在找一個說服自己的藉口,藉此告知自己這樣的生活,就夠了,不必作任何
努力試圖去改變,每天只是聽著聽不懂的收音機,從沒接受過新的外在刺激,荒謬
、但是可悲,就像Pete一樣。

Mike是一名帶有嚴重性焦慮的年輕男人,他的腦袋,無時無刻只想著性,所以他的
舉動暴力,不僅表現在工作的時候(逮捕偷渡客),也表現在與老婆相處的時候,
直接在廚房把裙子脫下來就上,這是多麼不尊重的舉動?然而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因為他沒有太多了腦細胞可以拿來思考,老早就全都被精蟲塞爆了,也正是因為如
此,才會在未經考慮的情況下,錯手殺死馬奎斯。

而他所做的最大錯事不在於殺死馬奎斯,而在於拼命的壓抑錯殺馬奎斯的罪惡感,
不斷的逃避,甚至表現出一副屌兒啷噹,無關痛癢的模樣,旅途的過程中他一直想
逃,卻也差點丟掉了性命,這些逃跑的舉動不僅是現實,更是他內心的寫照,一直
要到最後Pete拿槍指著他,逼他跪在馬克思的墳前懺悔的那一瞬間,他才毫無保留
的將內心的悔恨給自然流瀉出來,對他來說,這是一段懺悔與面對自我之旅。

Melquiades(馬奎斯)在本片中的地位不僅僅是個死人而已,同時他也留下本片最
大的謎團,那就是,馬奎斯到底是何許人也?從一開始我們只知道他是個偷渡客,
隨著Pete的回憶,我們慢慢對他的來處有所了解,在他口中說得天花亂墜的,是一
個美妙的世外桃源,然而當Pete與Mike的旅行接近終點之時,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調
,不僅他口中的世界不存在,甚至就連馬奎斯本人似乎也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唯
有家人的照片是真的,不過是屬於別人的家人。

由於本片對於馬奎斯的真實身分並沒有太多著墨,觀眾只能從Pete的回憶觀點中片
面了解該角色,所以我也只能揣測,馬奎斯所說的世界,只單獨存在他的腦海中,
那是一個嚮往,有美好的故鄉,有人在等他回家,在他的想像世界中,他不再只是
個沒有根的飄泊旅人,他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說真的,有什麼比「家」還要更令人
嚮往呢?只是沒想到竟然有人會如此認真的對待一個旅人所說的每一句話,更沒想
到他會因為了一個打手槍未果的年輕人而死於非命。

馬奎斯的謊言,引出了全片最大的中心主題,那就是面對已逝之人,我們選擇用怎
樣的態度去面對他,Pete對於馬奎斯那種全心的信任是令人動容的,即使到最後的
最後,Pete還是選擇相信馬奎斯,並且打從心底的紀念這個故友,問題不再於客觀
的他是怎麼樣的人,而是在於這位朋友,在我們主觀的視角中,他扮演的是個怎樣
的角色,他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確實認識那個與我們相處愉快的他。

兩個女人間的對比也十分的強烈,老女人Rachel從年輕開始就下嫁此地這種鳥不生
蛋的鬼地方,她對自己的生活,真的滿意嗎?不斷的周旋在男人之間,玩著一場又
一場的性遊戲早已向我們揭露了答案,她只是尋求刺激卻又不願意真的改變自己,
所以當Lou Ann 選擇離去之時,她才會惆悵的站在窗邊看對方離去,因為Lou Ann
作了她一輩子都不敢作的選擇。

三場葬禮各自有著重要的代表意義,第一場葬禮所埋葬的,是Mike本身的罪,藉由
掩埋這個動作,將一切的罪惡埋藏於黑暗之中,渴望就此逃離一切;第二場葬禮埋
葬的是真相,是警長與邊境巡警那想要隻手遮天的事實;唯有第三場葬禮才是真的
接觸到葬禮的真義,Pete與Mike所做的,是幫死者整理一個歸處,對於死者來說這
是回家的意思,對於活著的人來說,這才是貨真價實的追思,沒有華麗儀式,沒有
意義不明的誦讀經文,有的只是最真最真的想念,對我來說,這才是我個人最想要
的葬禮。

結局Pete黯然離去,Mike遠遠的詢問「你還好嗎?」的畫面一直迴盪在我心中,久
久無法忘懷,最後這場戲,透露出太多了可能性。
創作者介紹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
  • 看過的幾篇中文影評中, 您寫的最好 :)
  • 謝謝XD

    jalin 於 2008/12/02 22: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