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rk Knight.jpg
如果說提姆波頓版的【蝙蝠俠】之所以迷人,便是由於提姆波頓用他那獨到詼諧的
想像力創造出一個嶄新的世界,一個黑暗卻又充斥浪漫童趣的高譚市,並將觀眾給
引入其中,共享他的想像世界。

而諾蘭版的【開戰時刻】走的卻完全是另外一種路線,諾蘭所強調的,是真實性、
可能性,他用我們所身處的真實世界為基底,打造出一個極度貼近現實的高譚市(
雖然我們還是很清楚明白很多東西是不同的),並且試著去辯證一些事:要是現實
世界當真存在蝙蝠俠,他會怎麼做?他需要面對什麼樣的困難?他又該如何去運用
金錢、科技或武術來讓自己成為與眾不同的超級英雄?

試著將超級英雄「寫實化」無疑是件苦差事,一個不小心往往會弄得裡外都不是(
我絕對不是在指涉隔壁的金什麼狼的,那部我還沒看),然而諾蘭他確實在【開戰
時刻】裡頭塑造了一個全新的蝙蝠俠,一個讓漫畫迷能夠認同,同時也獲得廣大的
寫實風格派影視群眾認可的超級英雄,單就這點來說,我認為諾蘭在蝙蝠俠這個主
題上頭的成就,是高過提姆波頓的,畢竟他讓蝙蝠俠這種美漫改編作品變得更沒有
門檻,更加的平易近人。

只是喜歡原作的人都知道,充滿狂氣的大批神經病反派才是蝙蝠俠這套漫畫之所以
歷久不衰的主因,在【開戰時刻】裡頭,諾蘭很聰明的選擇了忍者大師以及稻草人
這兩個角色來做為蝙蝠俠的對手,避開了許多寫實性處理的麻煩,然而,小丑的瘋
癲、雙面人的非黑即白、貓女的痴狂、問號先生(謎天大聖)的謎題偏執,更別提
急凍人令人發噱的月球登陸裝扮,這些反派一個比一個還要來得類型化、風格化,
講白一點,你真的很難想像這些角色出現在諾蘭的高譚市裡頭,這些個角色的「寫
實轉化」絕對比蝙蝠俠困難多了。

在【開戰時刻】裡頭已經探討過超級英雄的內在恐懼與犧牲,並且給了我們一些相
當不錯的看法與描寫,而在【黑暗騎士】裡頭則是更進一步的探討赤裸的人性以及
道德議題,如果說布魯斯韋恩渴望蝙蝠俠成為高譚市激發善意的符碼、一個讓壞蛋
恐懼的象徵,那麼在他以暴制暴的鐵面之下,跟一般披上橄欖球護甲自以為正義之
士究竟有何不同?我想答案就是高規格的道德標準,他把不殺劃為自己的最後底線
,不同於那些把壞蛋(以及自己)的性命視如草芥的假貨,也因為他有執行力、有
能力可以這麼做,所以理當如此。

如果說蝙蝠俠所代表的極端良善的道德感是位居天平的其中一端,那麼小丑這個角
色便是處在另外一個相對位置之上,他所代表的正是無秩序、無原則、純然的混沌
與破壞,小丑所展現的,是道德人性的極端面相。

為了更進一步的強化蝙蝠俠與小丑這兩個角色之間的衝突性與矛盾,在【黑】劇之
中還加入了哈維丹特,也就是另一個與小丑齊名的大反派,雙面人,劇初,哈維有
著超越蝙蝠俠的高度自制力以及道德感,可在那完美的面容底下似乎缺少了一點人
味,蝙蝠俠好歹會透過暴力制裁來「順便」宣洩負面情緒,但,哈維呢?

所以他必須透過兩面皆為人頭的硬幣來隱藏自己的黑暗面,透過擲硬幣這樣的舉止
假意將一切交付機率,實質是強迫自己「永遠只能當好人」,當他受到烈火紋身,
硬幣也不再擁有兩個正面時,制約也同時消失了,他不僅能夠表現出極端的白,也
會展現出常人所沒有的極端的黑。

透過【黑暗騎士】情節的推演,我們看到諾蘭確實將小丑以及雙面人這兩個原作極
端風格化的角色做了相當好的寫實轉化,比較一下電影前後任的小丑兩人的表演方
式,我們也能夠明顯看出希斯萊傑的演出比起傑克尼克遜的還要更多了一份自制,
那些個躁動、戲謔的行為舉止是很真實而驚悚的,而不純然流於某種荒謬的風格性
,兩種演出難分優劣,我只能說都相當的恰如其分。

可惜的是,比起【開戰時刻】只純然針對蝙蝠俠的確立以及內在的強大與不堪來演
繹,【黑暗騎士】所面對的,是要更為龐大的劇情架構以及道德命題,蝙蝠俠與小
丑的對決直到小丑逃離警局為止都十分精采,並且互有往來,如果本片能夠在雙面
人徹底覺醒之前就此打住,我個人會覺得真的是完美,還可以滿心期待下集的到來


然而,本質上身為一部娛樂電影,邪不勝正是必然的結局,萬不能以小丑的勝利作
結,於是為了營造高潮就必須再來一場更高明的陰謀、更危險的賭局才行,只可惜
片子演到至此,油輪賽局已經不是什麼太引人入勝的手段,並且有給予小丑「過多
」的資源之嫌,讓該角色顯得有些萬能而讓寫實性的平衡度產生了一絲的偏差,更
可惜的是,道德與人性的爭執最後竟完全流於「唯心論」,反而失去了如【開戰時
刻】一般的極為優秀結局力度與說服力,這也可說是情節議題被炒的過大所產生的
尾大不掉。

最後,身為原作雙面人迷的我,眼看著雙面人就這樣逝去,也著實覺得有夠不堪阿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哈維再度起身並就此轉職成徹頭徹尾的銀行大盜,恐怕我也
只會破口大罵吧(笑)。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