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rain.jpg

「午後雷陣雨就跟男人撒尿一樣,總是不懂得先瞄準好就急著把自己的膀胱倒
空。」學長手裡拿著冰棒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喃喃說著,沒有人會在雨勢這麼
大的時候跟自己的衣服過不去,是阿,我說。

「你不覺得我剛剛好像說出了一句名言嘛?」你超強的,我說,但其實我心裡
想得是,幹,兩個大男人作在便利商店的門口吃著冰棒,注視下著滂沱大雨的
街道發呆,幹,超娘的,好想去死,想想而已。

「噯,你找到工作了嗎?」還沒,我說。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阿?」我現在也才不過待業第五個月而已,你囉哩八唆個
屁阿,我沒把這句話說出口,我真正說的是,阿哉。

那你呢?大學還好嗎?我說,其實我並沒有很在意,但你知道的,人跟人相處
的真諦就是不斷的找話題。

「很好阿,目前為止可以說好得不得了,上次的作品還被放在『咩』咖啡廳展
示了一個多禮拜,歐,班上包括我在內只有七件作品被展出來,我覺得我的人
生總算開始步上軌道了。」學長把左手放在冰棒下方,小心翼翼的舔著,深怕
融化的糖水滴到自己新買的潮褲。

我盯著他的褲子,心理想著,很潮麻,跟我爸壓在衣櫥裡頭最下面那一層的那
一件銀色喇叭褲比起來只差那麼一點點。

「我跟你講一件事,但是你絕對不能跟小涵說。」小涵是學長的女朋友,胸部
很小,臉很大,最出色的一點是穿著暴露,碰巧我也跟她很熟,OK阿,我說。

「我現在認識一個研究所的學姊。」幹,好好歐,我說,嗲聲嗲氣地。
「北七歐,我現在跟她很要好,就是走得很近。」歐,你想劈腿齁?我說
「該怎麼說,我只是覺得我的人生繞了這麼遠的路才走到現在這裡,可是我覺
得我的感情生活好像有點太平淡了。」28歲還在念大學一年級,繞得是遠了一
些,這句話我沒講,因為聽起來很酸。至少你現在念得是你真的想做的阿,比
我還是不知道我到底想幹嘛來得好,而且雖然你只交過一個女朋友,但是至少
比我從來就沒交過要來得強多了吧?我說。

「你只是還沒遇到而已啦。」學長人真好,我都快哭了,幹。

「所以你覺得,阿,我應不應該?」試試看阿,人生本來就是要多方嘗試麻,
而且實際上你也不一定追得到,我說,心想,媽的,我羨慕死了,男女市場真
是供需失衡,有的男人一輩子就是可以配上許多女人,有的男人一輩子就是交
不到半個,雖然我「才」二十六歲,不過我一直覺得我三十歲就會死翹翹,活
這麼久幹嘛呢?所以二十六年也幾乎是一輩子了。

「你覺得應該要試試看歐?」是阿,還沒結婚之前,怎麼試都麻可以,等到結
婚之後再來後悔就來不及了,我說。

我記得我小時候是個道德崇高的乖孩子,看到同學被欺負會跟老師打小報告,
覺得男孩子欺負女孩子真的是「拉機」一枚,看到拾荒老人在路上辛苦撿垃圾
會跑回房間裡頭偷偷掉眼淚。

我人生到底是哪裡走錯路了?才會變得像現在這樣憤世嫉俗?天曉得,也許就
只是太平洋彼岸的一隻迷途小蝴蝶偷偷地多揮動了一下翅膀我就成了現在這副
德性,該死的蝴蝶,也許為了讓世界上不要再發生這樣的悲劇,我的人生目標
應該要往「消滅全世界所有的蝴蝶。」這樣的方向邁進,不錯,我想我找到人
生新方向了。

「嗯…可是我總覺得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底線不應該去跨過,雖然我相信自己
能夠做到性愛分離啦。」那就趕快去約砲阿,幹,扭扭捏捏的娘砲,我什麼都
沒說,只是笑笑,繼續吃我的冰棒。

「我曾經看過一則研究,內容是說一個男人會不會劈腿,看他爸爸就知道了,
這是一種基因決定的行為,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學長的話語被雨聲蓋過去
,化為無意義難以辨認的單音。

雨還在繼續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

「沒中。」學長低頭看著自己手上木棒,似乎有些惋惜。

阿,中獎了,我說,一股小小的勝利感湧上心頭,我微微的笑著,人生活著,
果然還是會遇到一些好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lin 的頭像
jalin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oblog
  • 這是原創吧?有附圖還以為是書評:P

    單就文字,個人覺得「我說」多了一點,去掉一些應該是能理解的。就內容,個人覺得很豪邁大蛆風,像是個我們這樣而立年紀(人生不上不下、稍有閱歷,像青少年一樣亂想但想現實)推派出代表,憂愁又帶回點希望的呢喃:)
  • jalin
  • 不曉得為什麼沒辦法直接回覆(汗)
    我會貼圖是因為這圖很好看,單純想貼而已XD
  • 夏米
  • 大蛆加油~!

    我覺得吃冰能中獎,也是受到小蝴蝶翅膀的影響,
    不管什麼事情,是好是壞。所以不要殺蝴蝶和毛毛蟲啦XD
  • 這只是短篇小說而已,
    妳太入戲啦 wwww 我本人完全沒有要殺蝴蝶跟毛毛蟲的意思XD

    總之謝謝啦

    jalin 於 2010/08/02 20: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