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adook-main
我想要談談《鬼敲門》這部片。

《鬼敲門》原片名”BABADOOK”,這是一則很典型的「什麼!家裡有鬼!」恐怖故事,通常這種類型故事會從劇中角色尋常的日常生活開始鋪陳。恐怖、詭譎的事情接二連三發生,他們的平凡人生也隨著故事的進展逐漸崩壞,但無論過程多麼地艱辛(或說,死了多少人),總會有人在最後鼓起勇氣,找出邪惡的源頭奮力擊敗它。這裡所謂的「鬼」也不見得真的是「鬼」,你可以把它代換成「連續殺人魔」、「來自遠古的惡魔」,或甚至是「有暴力傾向的親人」等等,各種充滿攻擊性的邪惡角色皆可,一切端看作品的需求,只要編劇能夠自圓其說的讓他們出現在家裡(或是乍看之下安全的密閉空間,譬如度假小屋之類的)就好。

這樣的故事很單純,但很有效,畢竟人生活在這個現實世界當中總是會不自覺的尋求「安全感」,我們喜歡待在熟悉的環境、喜歡跟令人安心的夥伴(或寵物)相處,但若是有一天這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安全」不再的時候,那肯定會造成極大的恐慌。所以這種故事要成功,要挑戰的便是否能夠成功挑起人們潛藏在心底、不願去想像與面對的恐懼,一種「安全的場所(夥伴)終將被剝奪」的危機感。

在本片當中,喪夫的女子艾蜜莉亞獨自撫養六歲大的兒子山繆,然而工作上的不順遂,以及兒子不時展現出來的叛逆性與暴力傾向,讓她對於生活懷抱著強烈的無力感,而這一切就在艾蜜莉亞閱讀了一本名為”BABADOOK” 的詭異童書給山繆聽之後變得更加失控。山繆認定名為”BABADOOK” 的怪物是真實存在的,古怪的言行更勝以往,將艾蜜莉亞原本已經殘破不堪的心靈更進一步推向崩潰的邊緣。故事發展至此我們可以看做是第一個階段,鋪陳艾蜜莉亞日常生活的崩壞,並試圖引導觀眾認為兒子山繆即是那個充滿攻擊性的邪惡怪物,在這個階段我們會認同艾蜜莉亞的不安與恐慌。

緊接著不安的氛圍逐漸擴大,超自然的恐怖現象接連發生,像是燈光不自然的閃爍、撕毀的童書再次出現而且還加上新的篇章,預示之後殺狗殺小孩等恐怖情節、半夜的鬼敲門等等,這一切都讓艾蜜莉亞的情緒緊張達到最高點。正所謂疑心生暗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艾蜜莉亞從一開始堅決否認”BABADOOK” 的存在,逐漸演變成所有的一切現象背後都有”BABADOOK” 在作怪,她甚至強逼山繆吃下鎮靜劑,為得就是使他不再去說”BABADOOK”,好讓自己能夠睡得安心,但當怪物不單只是存在山繆的口中,而是進入了艾蜜莉亞的心中,這樣的作法顯然就是徒勞無功了。到這裡為止可以看成是第二階段,艾蜜莉亞的恐慌與崩潰成為全劇最恐怖的地方,一反之前我們會去猜測山繆是怪物的可能性,反而開始思考山繆口中的”BABADOOK” 究竟是真實存在的超自然力量,抑或是艾蜜莉亞的心魔才是真正的”BABADOOK” 呢?

最後故事急轉直下,身心俱疲的艾蜜莉亞敗給了那不知是否真實存在的”BABADOOK”,變為殺人不眨眼的恐怖妖魔,誓言要親手將山繆送去跟亡夫作伴,最後終究是母愛戰勝一切,艾蜜莉亞與山繆兩人堅強的心靈擊潰了”BABADOOK”,迎向完美結局。第三階段展現的,便是將正面力量擊潰邪惡魔物的過程。

嚴格說起來,《鬼敲門》算是一部中規中矩的恐怖片,在劇情的結構上並沒有突破過往相同類型作品的格局,但若從細節來看,本片劇本執行實在出色。首先是刻意模糊了「鬼」的存在,那若有似無、卻又從頭貫穿到尾的”BABADOOK”,其威脅與恐怖感要強過許多開宗明義就跟你說「真的有鬼」的作品,畢竟「懷疑」原本就是一種能夠造成觀者強烈不安的「情緒」,當觀眾與劇中角色一起「懷疑」有鬼與否的同時,我們也就陷入了故事的掌握之中。

其次,故事設定山繆的生日就是艾蜜莉亞亡夫的忌日,把「對兒子的愛」以及「失去丈夫的恨」做了一個很好的連結。藉由恐怖片這樣的類型,來探討親子之間的愛與恨這種極端矛盾的情感衝突,用驚悚來包裝一個家庭倫理小劇場,娛樂性十足。本片最棒的部分在於結局,母子倆人將”BABADOOK” 畜養於地下室當中,而非完全將之消滅於無形,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還要更像是兩人接受了彼此之間強烈的愛恨關係,與之共存,而非否認負面情感的存在。

第三,開頭處裡艾蜜莉亞面對生活的無力感,並且將這種無力感成功轉化為「恐怖」,這是相當令人感同身受的,畢竟雖然絕大多數人的人生並不會出現一隻飛來飛去嚇唬你的”BABADOOK”,但我們依然不得不承認,人生當中,再也沒有什麼比「生活」本身還要更嚇人的事情了。

總的來說,《鬼敲門》雖然是一部相當傳統的類型電影,但在賣弄嚇人之餘,又蘊含著比其他同類作品更多深沈的元素,這也就無怪乎本片被俄亥俄中心影評人協會選為 2014 年最被低估的作品之一了。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