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很想深入去談這部片在技術上或者原作重現度上的表現怎麼樣,因為我
對原作完全不熟,大概只能瞭解所謂的英雄史詩基本結構就是英雄挑戰某些權威
之後成名,然後墮落,最後終將屠龍成功,再次尋回自我。

而事實上我比較想談的就是這種隱藏在史詩底下的精神,一段英雄般的尋找自我
的成長之旅。

貝武夫,一個肌肉男,但同時也是一個莽夫,橫跨海洋直達丹麥就只為了口中所
謂的榮耀(雖然嘴巴上說不要,但是我猜他還是很在意黃金的),同時也是自我
追尋的第一段旅程——追求有形的、觸目所及的事物——雖然早在這趟旅途開始
前,貝武夫就已經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超級英雄,但是身處在追求名利的這個階段
裡的人,看不出自己的膚淺與幼稚,只能用毫無根據的自信與莽撞來隱藏自己內
心那可怕嗜人的空虛。

通常這種人必須在追求名利的過程中遭逢失敗或變故才會開始自我懷疑,進而前
進到人生的下一個階段,而在【貝武夫:北海的詛咒】這部片當中,讓貝武夫開
始對名利的追求產生動搖的重大事件並沒有在片中有很大的著墨,只是用回憶片
段一筆帶過(在海上與海妖死鬥,最後被誘惑而失去榮耀),這個挫敗雖然在表
面上看來並沒有對他的自信產生太大的打擊,然而讓他的內心被敲開了一道細微
的裂縫卻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可以從他自信的吹噓對比回憶的挫敗當中感受到隱
藏在語氣底下的猶豫與懷疑,但這正是成為英雄所不可避免的第一步。

緊接著貝武夫透過擊退格藍德爾這隻妖怪做為自我催眠的藥引,這場漂亮的戰役
讓他重拾英雄的自信與氣概,原來,我還是這麼行;只是格藍道爾被擊潰這件事
對於另外一個年華老去的英雄(國王)就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了,因為這表示他
再也沒辦法彌補自己所犯下的過錯,沒辦法對自己的生命旅程負責任,一輩子都
必須背負著恥辱與對妻子的罪惡感活下去,如此巨大的傷痛讓國王難以承受,最
後只好選擇自我了斷。

而自我催眠畢竟只是表面功夫,乍看之下給了自己無比的力量與勇氣,但當他再
次面對誘惑的時候,歷史只是再次重演,於是貝武夫雖然透過水妖的保佑達到了
每個英雄自以為畢生所追求的最高頂點——當上國王、擁有很多財富、榮耀、還
有美女——卻對自己越來越沒有自信而失去生命原有的光芒與活力。

人生最值得懊悔的,莫過於因為追求外在形象的功利名義,失去了精神層面上最
重要的愛。這正是貝武夫在這個階段所遭遇的最大的困難與挑戰,遠比他經歷過
的任何一場戰役都要來得絕望。

本片中有一段戲讓我的內心激動不已,那就是當他們討伐所謂的蠻族時,倖存的
對手大聲辱罵貝武夫並叫他下來決鬥的時候,貝武夫步步向對方逼近還步步的將
鎧甲給脫掉,最後指著自己的胸膛叫對手一刀捅死他的戲碼,看在不明就裡的旁
觀者眼中,會認為這是貝武夫在表現自己的英雄氣概並藉此壓倒對手。

但在貝武夫自己的心中,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借他人之手來了結自己的性命
,也藉此斷絕所謂的「神諭」的束縛與詛咒,這深刻的無奈與罪惡感在他向年輕
的妃子表白的那段情節中也有所表現,「當國王根本就不像自己以前所想像的那
樣」,是的,因為勢必要犧牲的東西以及背負的罪惡感太過沈重了,縱然有再多
財富與權勢,卻也彌補不了自己內心的大空洞。

最後與火龍的決鬥象徵自己終將承認「英雄的無能」,因為太過年輕所犯下的過
錯,傷害既已造成,便不可能不著痕跡的粉飾太平,就像白紙上頭染上一層立可
白,同樣是白,卻已凹凸不平。

唯有接納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瞭解、承認犯錯也是自己生命不可抹滅重要的一
部份,生命才會圓滿,於是貝武夫的英雄之旅便在他牽著兒子的手的那一瞬間正
式告終,他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英雄。

很多時候我們會用否定或視而不見的態度來面對自己生命中曾經犯下的過錯,而
當我們選擇否定的那一瞬間,生命的道路就已經被扼殺掉了,一輩子都必須承受
那一個瞬間的傷痛與悔恨活下去,但是要知道,我們之所以能夠成為現在的「我
」,便是由於經歷過各種好的、壞的生命經驗所累積而成的,是不是完人或是別
人口中的英雄,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從這一點來看我相信貝武夫是極為幸運的,因為他並不像前任國王一樣逃避終生
,而是肯定了自己的過去,接納了那不堪回首的錯誤,生命終於因此而完整,完
成了真正的英雄旅程。
創作者介紹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