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常常覺得自己毛毛躁躁的,代誌是永遠作不完,就像女人的衣櫃裡永遠少一件
衣服嗎?你有常常覺得肩膀有點重、臉色昏暗、印堂發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快
進化成新人類,或是應該去給廟公看一下嗎?你有常常覺得別人做事怎麼這樣丟三
落四,要不是我緊急插手來幫這麼多忙,這些人鐵定完蛋嗎?

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覺得「別人好像都很需要我」呢?小心,那表示你已經有台
灣七成以上的人(也許更多)所有的國民毛病,躁。

台灣人有一點很可憐,環境太過狹小,人與人之間的生活空間與界線不明,再加上
整體社會價值觀造就台灣人向現實低頭,不知不覺間以為我們人就是要能夠很有能
力作很多事,方為人上人,常常逼自己把自己搞得很忙很忙:唉呀,你那邊缺少一
個有電腦能力的人,我來幫你;呴~,你們這群人真他媽沒幽默感,我來幫你們加
笑點;媽的,你們到底懂不懂怎麼做事啦,看不過去了,我跳進來拉你們一把;幹
,我好累,能不能請你們別再來煩我,我不是鐵打的,我要休息(最後這一句話通
常只會打在BLOG)。

只要一閒下來就會開始焦慮是「躁」的直接反應,有多少人嘴裡說著自己好忙好忙
沒空作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但是真的一有空閒時間卻又不甘寂寞的彷彿正義使者一
般的到處尋找可以出手協助的對象,或者能夠讓自己一頭栽入的工作呢?

躁動就是自己告訴自己,我要再更努力向上,我要作很多事,以母親的立場來說可
能是:我的老公兒子沒有我幫忙煮飯會餓死,沒有我打掃環境他們會臭死,所以我
必須一手包辦所有的家事,呼,好忙好忙,這些死鬼怎麼都不懂得體諒我;以學長
的例子是:這些學弟營隊怎麼都辦不好,他媽的能力有夠爛,要不是我有來幫忙,
這次鐵定炸光光,而且毫無幽默感,戲實在是他媽的有夠無聊,閃開讓專業的來,
呼,好累好累,這些學弟妹真的是沒辦法獨當一面;以男朋友的立場來說:我的女
友沒有我一天花三個小時的時間聽她哭爸她可能會自殺,幸好有我在支持她愛她,
今天到現在都還沒打給我可能是擔心講太多,沒辦法了,我只好自己打過去,我自
己的報告都還沒作,呼,好趕好趕,我這小女友阿,沒有我還真的是不行。

以上例子我相信各位都可以發揮想像力做出許多更精彩的替換。

那「躁」到底是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界線不清,就是會用緊張跟要求來面對別
人,用自己認為對對方最好的方式來面對他人,看起來一切都在為別人、為大局設
想,事實上是他們在享受某種對他人有所征服、掌控的快感,但是更深層的一點是
,他們的內在早就存有「被別人所需要」的種子,那種子可能是來自於家庭、可能
來自書本、或者社會化的期待,歐美國家在這方面之所以比台灣略好,正是因為他
們比較懂得如何去尊重個人,每個人也會有比較充足、健康的自我生活空間(台灣
人平均每人只能分到一塊榻榻米般大小的土地空間,哪有界線可言?),因此台灣
人也比較容易摸不清楚界線,很愛越界去亂踩他人的地盤然後自以為是的說:「我
在犧牲我自己的時間空間來幫你。」

也正他們內在有那樣的種子,所以他們外在顯露出來的磁場就是:「快來找我幫忙
吧,我很有能力,而且還有努力跟毅力。」於是就會吸引很多癱軟、無法自立自足
的人攀附其上,幫我,好,幫我,好,我要利用你摟,也好,於是就在不知不覺間
,他們無法停止手上的工作,越作越多,身體早已超出運作的界線還是無法罷休,
只到生病躺下才能夠逼自己得到短暫休息。

如果只是自滅的話,那還無所謂,偏偏「躁」這種東西是會到處亂竄進而影響身邊
所有的人,「躁」是一個既聰明又狡猾的敵人,它懂得什麼時候應該要跳出來,什
麼人可以被自己的「躁」所利用,牽著鼻子跑。

這也正是「物化」的根源,我們把自己給「物化」就只是不停的作著永遠作不完的
工作,再也不知道休息放鬆自我充實是何種滋味了。

你,躁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lin 的頭像
jalin

飄浪青春,狼狽人生

j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